您的位置:正安春雨义工协会 >> 义工达人 >> 正文

买条渔舟下樊村

来源:原创 日期:2016/4/21 22:23:30 作者:简祖奎

樊村,位于正安县境内,距县城20公里,是一个在芙蓉江边美丽了千万年,孤独、企盼了千万年的小渔村。

要去樊村,陆路、水路均可到达。陆路沿江而下,翻山越岭,徒步艰难,越野车也不好使。下游20公里处的道真县渔塘电站,把几十公里的河段拦成了一座大水库。昔日轻舟已过万重山的感觉已被上涨的江水永远淹没。现在樊村的交通,很大程度上都是靠水路。从县城出发,坐9公里的汽车,就可以买条渔舟,顺江而下。沿途40公里的峡谷有许多让你如痴如醉的风景。

打鱼子。樊村出打鱼子,上下几十公里的河面上,终年游曳着他们的影子,划着“三板船”,执着、辛苦而又忙碌。每到夏秋时节,船只更多。傍晚,沿河收工的乡亲们也要去江边垂钓一会儿,每次总要钓几条不大不小的鱼回来,一家人都可以喝上一口新鲜鱼汤。到樊村是必须要吃鱼的。鱼很快就能做好,就在河沙滩上用河水煮,打鱼子们说这样味道特鲜,拿回家煮味就变了。这真有些象橘生淮南淮北一样。夜幕下的樊村,到处闪动着若隐若现的渔火。对于那些长年漂泊捕鱼为生的打鱼子,让你每见一次都不免产生几多的遐想。

排滩河。无论下游电站的水位怎样上涨,排滩河这一段是必须乘打鱼子的三板船的。江水平缓,弯弯曲曲,每一个弯道上都有白茫茫的沙滩,与两岸青山相映衬,如仙女遗落在大山深处的一串珍珠项链。沿着河边半山腰凿出来一条乡村公路,偶有路人,孤身只影,驻足回望,前无行人,后无来者,独成一道鲜活而又孤单的风景。

穿 洞。穿洞是进入峡谷的标志,一面山崖兀地高耸入云,仰面细看,山顶端一个大大的圆洞,仿佛杂技演员练习的钻圈。那洞是猿猴也跳不过去的,只有飞鸟可以游戏着出入。这“穿洞”,一听名字就知道是望山而取。半山一股泉水跌落江中,如一根银白的丝带,不一会你就望累了眼,望酸了腰。

    猴跳岩。猴跳岩是看猴子的地方,只需用手在额头上搭起凉棚往崖壁上搜寻,那些草丛、树桠摇晃中就有猴子的踪影,天气好的时候,可以看到猴群在岩壁上嬉戏着跳来跳去。猴跳岩悬崖上还有上中下三个 “匪洞”,互相贯通,以前住土匪的,用软梯子进去,直到现在还没有人敢贸然而入,怕里面有机关暗藏杀机。

樊村、渔场。樊村所在地地势开阔,经年的打鱼为生,使这里形成了芙蓉江上最大的渔场。岸边泊着许多小木船,基本上各家各户都有。两岸是略呈梯形的稻田,一条条的田垅血管一样的错落着,再远一点,就是高大的山岭了。田坝子中央有几间青砖瓦房,是一所乡村小学,朗朗的书声飘过江面再到远处的山崖上折回来,怆然动听。山脚下的树丛中,不时露出一些瓦房的屋顶来,江面如一面硕大的镜子,把两岸青山和人家倒影出另一个樊村来。

客 轮。这是一艘唯一的机动船。分上下两层,上层就一个驾驶舱,下层分两部分,前面四分之三是客舱,可坐50来人,但没有一个正规座位,只有长长的几条木凳子,后面部分是卧室兼厨房,船上有渔杆渔网等,每遇附近几个场镇赶集,这船便充当交通工具,沿途载客,闲时则从事捕鱼。船工是一老一少,老的坚持在驾驶舱里掌舵,年轻的站在船头察看航线。越往下走,江水越深,船行的速度也越快,两岸的山峦如电影胶片般移动,时不时还有三五成群的白鹤在前方飞翔。也许,所有的河流都是这样的,在深山峡谷中穿行一段后又是一块宽敞的河谷坝子。而这样的河谷坝子再点辍上炊烟袅袅的村庄,都会充满了诗意让人感慨、流连、遐想。随着一群白鹤飞去的方向,目光冲出峡谷落在一座大山下的村庄,这个村庄以前修建在半坡上,因为电站蓄水,水位漫上了村子,站在村子边上,注目对岸一面悬崖和崖壁顶上青葱的树木清晰地倒影在宽阔平静的水面上,如一群水妖慢舞。   

老船长始终坐在驾驶舱里,晃动着舵盘,小船夫不时将手中长长的竹竿探入水中试探有没有渔网或是礁石。就算你是酷好游泳的人,在这样的旅行中,你也会无心下水,深怕一眨眼就错过了这万千风景。

                                            2007-9-12


关于我们 | 留言咨询 | 捐款捐物 | 我需要帮助 | 服务时数查询 | 联系我们

2015 © 正安春雨义工协会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正安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