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正安春雨义工协会 >> 义工达人 >> 正文

天楼漫行

来源:原创 日期:2016-04-21 22:24:02 作者:简祖奎

天楼山,距正安县城30公里,为县境内最雄壮的山脉,站在县城可遥望其峨嵋的全貌,主峰海拔1775米。峰顶上是上万亩天然草场,伫立山巅,可俯视周围上千平方公里的大地,令人胸襟开朗,荡气回肠。

炼钢炉。大炼钢铁的年代,天楼山脉里到处是炼钢炉,现在清点下来,还有成百上千。站在每一截残存的圆形土墩前,你会情不自禁地遥想起那个饥饿而又充满激情的年代,你可以想象当年一股股冲天的青烟中,大遍大遍的森林轰然倒下,被送进那些个圆形的土炉子里。这些残存的土炉子,曾经见证过突出其来的热闹喧嚣,曾经展示过狼吞虎咽的威力,现在只能在凄风苦雨中残喘,供游人们凭吊,始终作为一种历史时时在提醒着什么?作为一种未曾发生的未来在警告着什么? 50年代参加大炼钢铁的人们,而今还有一部分健在,你要是有机会和他们攀谈,你会发现,他们的脑海中,还翻腾着昔日的滚滚浓烟;他们的耳朵里,还萦回着一棵棵参天大树轰然倒下被送进炉口时的呻吟?他们心中遥想曾经付出过的万丈激情,少有自豪,多是痛处?改革开放之初曾发明了一个词叫“交学费”,你可以亲临此地查看在这之前前辈们交过的这一笔巨额学费。你会深深地意识到,生活中,有些脚印是不能重复的,你必须跨过去,也只有跨过去;否则,就是倒退。

山里第一人家。出县城5公里,就来到了山脚,山顶上高高的电视转播塔近在咫尺,但步行要两三个小时才能到达。上山的途中,过了山腰,几乎没一棵可供遮荫的小树,在没膝的杂草中走路得很小心,上是悬崖,下是陡坡,陡坡之下又是深渊,要是走虚了脚滚下山去,生还的希望绝对没有。站立山巅,心胸很快与周围的千山万壑一起荡漾蔓延。站在电视塔下,放眼四望,由近及远,山林、梯田、河流、公路、村落,由大而小,由清晰而模糊,万千丘壑尽收眼底;再往身后看,万亩牧场之外,斑斑点点的山峦如一群受惊吓的小蝌蚪正纷纷逃散而去,渐行渐远。将身体旋转一圈,周围2000多平方公里的大地一览无余。在这与天相接处,不得不令你悄然长问:是谁带来远古的呼唤,是谁留下千年的祈盼……

电视转塔有专人值守。这看守机房的一家人,居住在山的最高处,可算是大山第一人家。这户人家就三个人,原来住在山脚下,因为看守机房就搬了上来,每个月有700元工资,后来山上建了养牛场,男主人去为养牛场放牛,每个月能再挣500元,这样一家三口在山上也算过得去。但是两个孩子在县城上私立中学,日子过得还是紧巴巴的。这座铁塔,就一个中年妇女守着,除了守机房,还在房子旁边种一小块自开的土地,因为气候关系,任你细心耕种,那些个稀稀落落的蔬菜就是慢腾腾不愿生长。几万亩的山顶上,只有稀落的几户人家,吃的东西很少,最多的是蕨苔、折耳根。住的也有限,但你要是带了帐蓬来,天然石林却是极好的露营处。太阳高高地挂在电视塔尖上,时不时可以看见守塔的中年妇女在塔下劳作的身影,如在天上耕耘。令你不得不想千万次把她定格成永恒。

高原牧歌。高原上有人工牧场,女炊事员叫王建群,30岁,快言快语,能干利索。她家在牧场边上,步行20分钟即可到达。这个万亩牧场,成百上千的牛羊散落在四处,习惯在山上露宿,几天不回一次圈门。你可以任意选一个草坪,和着那些牛羊一起,把与高山、草原、牛羊等有关的歌曲唱个山穷水尽。傍晚,生一堆篝火,和牧民一起跳一曲“在那遥远的地方”,你会醉倒在那儿再不愿醒来。深夜,一弯新月静候在电视塔下的山顶上,刚刚露面就行将告别,草场显得更加空旷、寂静。数不清的咏月诗中,找不出一句能形容得出此时此景,倒是那句与月无关的话能在此时此地找到很好的注脚:淡泊明志,宁静致远。    睡在高山顶上,白天的一切自然会涌入梦中,真是身欲静而心不止。

最后的村庄。山顶上几十户人家组成的村子,叫做青木坝,原先有200多人,现在只剩下老人小孩20来个了。山上在建牧场以前,主要的生产是种黄豆、土豆、玉米,没有水稻。由于种植水平低,收成少,五谷杂粮还常常填不饱肚子。近几年发展烤烟,把几大片荒芜已久的土地种出了生机。吃的粮食是从山下买来的,另外的经济来源就是养猪和外出打工。多数日子都能吃上大米,只是蔬菜差,常常是土豆、茶叶汤泡饭。生活条件非常艰苦,没有学校,没有卫生室,没有商店。两年前还没有电灯。就是这么个不是人住的地方,80多岁健在的老人还有好几个,和他们攀谈,你会纳闷是什么支撑了他们在艰难中的生存?也许他们从未感到过什么艰难!在村民家借宿,主人会特意将房前屋后打扫一遍,为你换上新的或是洗干净的被子。在如今早已是人心不古的时代,你可以亲眼见证偏僻乡村的纯朴热情。没有跳蚤,没有虱子,也没有蚊子,很惬意地进入了梦乡,直到婉转的鸟声随着透过木板壁的一丝光线传来,才知道天已大亮。乡下人进城,我们给最差的饭菜,最差的住宿,甚至把他们安排到最便宜的旅店以图省事。而我们下乡却正相反。是乡下人天生畏惧城里人,还是在城里越来越难以立足的那一丝人间真情只能被排挤到乡村?夜宿天楼,你会如有所悟。

草场石林。草场上的石林,虽不能与云南石林相比,但小巧别致自有其精彩之处。最奇特的是被村民称为石房子的地方,一块块天然长就的石头错落有致地在一面平缓的钭坡上围成上百间屋子,每一间有几个平方,各自独立又相互沟通。你要是带了露营的工具前来,这儿是最好的选择,单间、标间随你挑,不用登记付房费。

银佛寺。如果你从来不屑于向神灵敬香、下跪,那么到银佛寺你会情不自禁地有一次例外。银佛寺镶嵌在天楼赤壁上。天楼赤壁,当地人称赤岩,为正安古八景之一,但银佛寺却鲜为人知。从镶嵌在赤壁脚下的碑文得知,每过正午,阳光直射石壁,直到日落,夕阳照映在石壁上,彤红壮丽,故名赤岩。到银佛寺敬香的人得从赤壁的右肩上一条小路钭插进去100多米,直到巨大的赤壁脚下,不论是走着进去还是爬着过去,你都不敢往外面的崖下看,要看山下的风景得抓牢了一块石头驻足,千万不能走马观花。沿着赤壁小心翼翼地走过去,越往里走路越宽,到赤壁脚下的银佛寺跟前已有十多米见方。原来破破烂烂寺庙,如今也修葺一新,规模气势比以前大得多,巨大的石壁上不断有水滴入一个小水池内,叮叮咚咚,清晰可辨。成群的飞燕起起落落,悠然自得。在宽敞之处,你可以放心地挺直了身子往下看,强烈的阳光从背靠着的赤壁上直射下去,万丈悬崖下次第延伸的山峦、逶迤穿梭在沟壑间的芙蓉江、斑斑点点的村庄清晰可见,最远处若隐若现的一片白色则是正安县城。一种从未感受过的灵气直灌肺腑,顿觉万念皆空。回转身,面对没有珠光宝气甚至于还有些寒碜的几尊佛像,你定会自觉地掏一块钱来放在拜台上,自取香烛,毕恭毕敬地跪拜下去。

    所有的寺庙少有这样购买香烛敬献神灵,那些名山古刹兜售香烛的摊贩与之相比定会汗颜,那些求官求财而一烧千金的达官贵人与之相比会觉得是枉费心机。银佛寺因其“高处不胜寒”而备受冷落,但它在落寞中却不断吸纳着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饱览红尘,阅尽沧桑,大凡成大器者必经此路。为什么古人要在这荒无人烟的山顶、在这万丈悬崖的极险处建造寺庙?站在这儿,你会明白:山有高度,人也有高度,山高人为峰,再高大的山,都渴望被征服;大地有纵横,人生有坎坷,平息你的浮躁,廓大你的胸襟,摈弃你的杂念,致诚万物生灵,壁立千仞,无欲则刚。而这些,似乎都是,又似乎不全是。

磨石沟。磨石沟,顾名思义,就是产磨刀石的一条沟壑,距离山顶20公里。天楼主峰位于县城到磨石沟的中段,要看磨石沟就得继续前行。一路前去,是一条呈“之”字盘旋而下的土公路。要是时间充足,可以停下来在磨石沟游泳,洗去一身汗渍疲乏,好尽情欣赏这“自非停午夜分不见曦月”的天楼山背后的风光。一条小溪不紧不慢在峡谷里流淌,两岸陡峭的山坡上没有参天的大树,只有清脆欲滴的青草,山水相依相守,千年万年,耳鬓厮磨,静谧而又不时喁喁私语,似在等待,似在希望。仔细看处,路边的石坎、石壁、河沟里的乱石,全都是磨石。搬一块回去吧,似乎作用不大,那就让她作为一种风景永远在这里美丽着。途中时有过往车辆停下来欣赏风景。大约一个小时,穿出沟谷,眼前又豁然一地阳光,回头一望,河岸两边的白色山坡如舞台幕布猝然合拢,把磨石沟严严地关在了里面。只见迎面驶来的车辆轻轻撩起这张大幕布中间的一道缝隙钻了进去。如幕布般的白色山壁上点缀着星星点点的绿色青草,在西钭的阳光照射下,如一幅浓墨重彩的经典油画。磨石沟,天楼最后的风景!


关于我们 | 留言咨询 | 捐款捐物 | 我需要帮助 | 服务时数查询 | 联系我们

2015 © 正安春雨义工协会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正安在线